胡可自曝初恋对象像黎明 沙溢:我还喜欢张曼玉呢_网易娱乐

胡可自曝初恋对象像黎明 沙溢:我还喜欢张曼玉呢_网易娱乐
网易娱乐6月20日报道综艺节目《妻子的浪漫旅行4》官方账号晒出一段视频,视频中嘉宾胡可自曝自己小时候的偶像是天王黎明,而她的初恋对象长得也比较像黎明。胡可还表示自己高中时候为了听偶像黎明的演唱会花了自己攒的所有零花钱,演播室的沙溢一听立马说自己初中的时候也追星过张曼玉,听到初恋男友时,沙溢疯狂解释道可姐觉得自己初恋像黎明是因为处于青春懵懂期,也被网友调侃醋味太浓。在节目中可以看出胡可与沙溢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两个人自从结婚以后也十分低调,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负面的绯闻,二人有一对可爱又懂事的儿子,生活得很是舒适。

中国人为什么需要菜市场_农副产品

中国人为什么需要菜市场_农副产品
原标题:中国人为什么需要菜市场 文 | 魏水华 图 | pixabay 功成身退、避世隐居、修身养性,是从古至今全世界成功人士的共同追求。从群居灵长动物的本能来看,那些有能力独占空间和资源的个体,象征着品味、彰显了地位。 但中国士大夫阶层可能是一个特例,在“小隐于野,大隐于市”这一流传千年的人生信条里,“野”只是一个低层次的诉求。而“市”,也就是拥挤喧闹菜市场,才是士大夫们的终极目标。 No:1 壹 在农耕文明的体系中,如果说对动植物的驯养是血脉流转、对田地河湖的开荒是身体骨骼,那么菜市场,毫无疑问,是最核心的灵魂所在。 是的,农耕之所以成为文明,并不是因为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自给自足,而是它达成了初阶的社会分工。 无论是擅长种稻的、栽菜的、饲鸡喂猪的、还是筑塘养鱼的,都需要精进的技术才能获得更高的产量。最终落地到以物换物,才能满足过得更舒服、吃得更好的自然诉求。 同时,在冷藏技术没有成熟的时代,农副产品强烈的时令性和短暂的保鲜期,也让食材共享成了古已有之的文化:杀一头猪,一户人家吃不完,不如分享给十户;下回别家杀猪了,也有自己的份儿。这样一来,就保证了一年到头每个月都有肉吃。 菜市场,就是农耕文明达成这种以物换物、完成食材共享契约的场所。 而后,越来越多的手工业者也加入到这个生态中来,食品的深加工、服饰器具的打造、甚至民间精神文化产品的诞生,都在“市”里。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菜市场对于推动农耕水平上升、技术进步、社会稳定,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受到孔孟之道教育、信奉尊人重土的中国文人士大夫,对菜市场有着天然的好感,无论是称颂“传呼草市来携客,洒扫渔矶共置樽”的李白杜甫苏东坡;还是写下“当一个人对生活失去希望,就放她去菜市场”的古龙;一直到“见了菜市场,就让司机停车”的蔡澜。这种亲近菜市场的传统,在中国的精英阶层里从未中断。 在他们眼里,菜市场是最能凝固饮食传统特色的典籍、最能彰显地方风物和市井烟火的画卷。 但是,今天我们熟悉的菜市场,和文人诗词、方志纪略里的菜市场,严格说来并不算是一回事。 No:2 贰 1864年,英国人托马·汉壁礼在靠近上海外滩租界的宁海东路,建起了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菜市场——宁兴街中央菜场。 在中国数千年的农耕史上,农副产品第一次被放到这样的物流集散中心,分门别类地销售。小到一个萝卜、一棵青菜,都必须到固定蔬菜区的固定摊位里选购。售卖者、购物者可能是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这种形式的菜市场,打破了农耕文明熟人社会的社交环境,在经历短暂的新鲜之后,宁兴街中央菜场恶评如潮,上海人除了嘲讽洋人“奇技淫巧”“茹毛饮血犹如未开化之兽人”之外,还对洋人到奇怪的地方选购食材“目取而食”感到不可理喻。 当时的中国人不理解,这种形式的农副产品市场,是社会进入工业化阶段的必然产物。相对于熟人社会里的传统菜市场,宁兴街中央菜场牺牲了人与人之间的信赖,也失去了社交的乐趣,但取而代之的,是高效的物流分发系统和快速的货物中转——简言之,让非农业人口吃得更新鲜,也让农副产品流转更快,浪费更小。 如今回头来看宁兴街中央菜场,已经为中国人打开了一扇重新审视食物的新大门。但可惜的是,仅仅三个月之后,第一家现代菜市场在百姓的口水里歇业关张。 虽然这只是历史浪潮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浪花,但无数这样的小浪花堆积之下,或许已经注定了后来三十年的洋务运动、西学东渐,最终将在甲午一战后成为泡影。 No:3 叁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管农耕文明的惯性多么强大,由集到市、由市入场的趋势无法阻挡。 1985年,国内正式取消“对粮食等主要农产品的统派购制度”,农副产品供销社就此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同时,一个新词出现在字典里:“农贸市场”。 没错,这种代表农副产品自由贸易的“新模式”,其实一百多年前,在上海滩就已经出现过。 但20世纪80年代当家作主的中国人,已经远非大清末年的草民可比。在几代人目睹了世界剧变、整个地球被工业化改造,并亲身经历了从清末以来一系列的耻辱过往,感受了共和国建立来的荣光和奋斗后,民众很快接受了农贸市场这种能让人更快、更好、更准确买到想要食材的地方。 1993年,全国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农产品专业市场、城乡集贸市场等农贸市场形式,总计已经接近十万家。到2005年,全国营业额在亿元以上的农贸市场总数已经上千。今天的北京新发地市场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都是由时势所造的“英雄”。 有趣的是,民间对“农贸市场”这个词的接受度并不高,在许多场合,中国人还是更喜欢称其为“菜市场”。 这一古老称呼的延续,或许也是来自于农耕文化烙印于民族性格深处的好感。 No:4 肆 几乎与菜市场在中国大陆重生同时,另一种与饮食息息相关的业态也开始生根发芽。 超市。 1984年,李嘉诚旗下的港资百佳超市进军内地;1991年,联华超市在上海创立;1992年,华润超市在深圳开出第一家门店;1995年家乐福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门店;也是1995年,永辉超市的前身“古利微乐”出现在厦门街头;1996年,沃尔玛进军中国…… 在那个物流并不发达的年代,超市的仓储、运输、分发模式难以保证生鲜食材的质量,所以当时的超市主要售卖包装食品和生活用品,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种独立业态,更多情况下对标的是百货商场,与菜市场并不形成竞争。 但在2000年前后,却发生了变化。永辉超市的第一家生鲜店“屏南店”在厦门高调开业,打出了广告语更是充满咄咄逼人的攻击性:“环境比农贸市场更干净,价格比农贸市场更实惠。” 在当时的环境下,市民都觉得超市的经营者“疯了”——超市干净的环境天然就应该包含更高的商品溢价,不可能比菜市场便宜;上架的商品没人买,也不可能和菜市场商贩一样拿回家自己吃,所以注定没有菜市场“新鲜”。 新生的超市,和一百多年前上海菜市场遇到的阻力如出一辙。 但幸运的是,这个朝气蓬勃的国家真的已经今非昔比,坚持了两年后,国内生鲜超市开始学习国外零售巨头,开启产地直采模式,套用一句流行的广告词“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此举为超市里的生鲜产品创造了利润空间,同时冷链技术的日渐成熟,也逐步从上游解决了食材“新鲜”的问题。此外,生鲜超市低密集度的工作人员,还完美解决了传统菜市场劳动力浪费的问题。 更有意思的是,2005年,国内第一个生鲜电商平台易果网上线,随后几年里,本来生活、天天菜园、我买网、一号生鲜陆续诞生。到2015年后,每日优鲜、盒马、叮咚这些手持投资的新生力量更是陆续入场,以互联网的算力重新演绎“菜市场”这个古老的行业。 从经济学来看,生鲜超市和生鲜电商,无疑是基于生活刚需的风口行业。但如果站在一个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实际上是满足了人类对于饮食多元化的本能诉求:一个生在钱塘江边、西湖畔的杭州人,有新鲜的杨梅吃固然是好的,但常常能以山东苹果、岭南荔枝、甚至新疆哈密瓜换口味,又有谁会拒绝呢? 所以,我们真的还需要菜市场么? No:5 伍 事实上,菜市场本身,在这样“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浪潮之中,也在努力融入和自救。 “农改超”是个近些年出现在新闻里的高频词。农贸市场超市化,以提供更优良干净的购物环境、更科学精准的品类划分和更统一标准的食材,防止二次污染,这是许多发达城市都在努力进行中的改变。不仅是下游购买者的需求,更是上游现代农业的需求。 另一方面,出于保护本地文化传统和饮食独特性的目的,一部分菜市场逐渐转变为“贩售+餐饮”的综合民俗旅游目的地,也是一个很独到的方向。 它就像一个时间胶囊,封存了农耕文明对菜市场中烟火气息的美好记忆,让人们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偶尔也能体会“从前的感受”,尝尝“小时候的味道”,这一点都不丢脸,也不反智。事实上,和我们有一样的农耕传统的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也都是这么做的。 但无论东京的筑地鱼市、还是巴塞罗那的博盖利亚市场,说到底,都只是调剂生活的去处而已,它们并不能取代麦德龙、沃尔玛们在工业时代的作用。 真正反智的,是那些生活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大城市,却固执地前往污水横流的老派菜市场,寻找所谓“更新鲜”食材的,那些摆脱不了农耕惯性的人们。 参考文献 [1]高翔.论唐代草市的起源与发展.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 [2]王庆成.晚清华北的集市和集市圈.近代史研究.2004. [3]罗艳,王青.基于供应链的网络菜市场形成机理研究.广东农业科学.2011. [4]李勇坚.疫情中生鲜电商的机遇、问题与对策.统一战线学研究.2020. [5]Croxton K.LThe research of fresh food e-commerce logistics distribution modefJ]. The Internation.2017. [6]Mattias Eriksson.Carbon footprint and energy use of food waste management options for fruit and vegetables from supermarkets. Waste Management.2017.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朴宝剑受父亲影响参加海军军乐队入伍面试,月末公布结果_钢琴演奏

朴宝剑受父亲影响参加海军军乐队入伍面试,月末公布结果_钢琴演奏
原标题:朴宝剑受父亲影响参加海军军乐队入伍面试,月末公布结果 新京报讯 据韩媒报道,6月1日,朴宝剑在忠南溪龙市海军总部参加了海军军乐队的面试。据悉其当天接受了钢琴演奏和歌唱考试,有意成为军乐仪仗队文化宣传团的键盘兵。军方相关人士透露,朴宝剑展现了高水准的钢琴演奏实力,“合格的可能性很高”。军方将于本月25日公布最终结果。 图片来自韩网 朴宝剑在明知大学专攻音乐剧,曾为2016年其主演的电视剧《云画的月光》演唱OST《我的人》,还发行过正规专辑《blue bird》。其在上个月向兵务厅提交了《2020年8月入营海军兵》的申请书。知情人士称,朴宝剑的父亲是海军兵出身,因此其受到了影响。 据悉,如果朴宝剑面试合格,将于8月31日正式入伍。 新京报编辑 吴冬妮 校对 王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科幻薪火相传(艺海观澜)–时尚–人民网

中国科幻薪火相传(艺海观澜)–时尚–人民网
科幻要让广大群众爱看,要有闪光的点子、惊人的想象、精彩曲折的故事      叶永烈是一位科普科幻和纪实文学作家。在我看来,他的科幻成就至少有三:一是他在科学基础上建构起对未来的向往。这方面突出表现在《小灵通漫游未来》。此书1961年写成,写的是21世纪的中国,讲述了一个建立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基础上的中国,有生产粮食的工厂、给学生上课的机器人,还有会飞行的汽车等等,这些如今有许多都实现了。二是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普及科学知识和倡导想象力。叶永烈的作品至今仍保持很高销量,他的故事很好读,广受读者欢迎。他把科幻与推理结合,创作“金明戈亮探案系列”。他发扬科幻类型文学的特色——要让广大群众爱看,要有闪光的点子、惊人的想象、精彩曲折的故事,而不是玩语言文字游戏。叶永烈把科幻推向更大众的人群。三是对社会和历史的深深关切。他的《爱之病》《腐蚀》等写传染病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是最早一批公共卫生题材科幻作品。  叶永烈的作品,把未来与历史融为一体,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他和同代的郑文光、童恩正等科幻作家,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科幻传统。他们都出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在红旗下学习和成长,他们把对祖国强大的祝愿注入科幻小说。他们的科幻小说也有一些共同点。一是创立科普型科幻,让科学成为幻想的主线。郑文光是天文学专家,叶永烈是化学专家,童恩正是人类学专家。叶永烈说:“科普兴,科学兴;科学兴,中国兴。”二是发展少儿科幻。科幻在中国,长期是儿童文学的一部分,它要面向少年普及科学,培养下一代人的探索精神。叶永烈说:“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喜欢科学、热爱科学,让孩子们从小就富有幻想”。三是现实主义观照。尤其是到创作后期,他们都强调科幻要关注社会,关注人生,要有人文精神。他们认为科幻是文学,是人学。  从这些可以看到科幻在中国发生发展的脉络。梁启超第一个把凡尔纳的科幻小说翻译成中文,提倡“小说革命”“小说救国”。他的《新中国未来记》写1962年的中国,设想世博会在上海召开,所有国家都来开会的盛况。鲁迅也从日文翻译了凡尔纳作品。鲁迅到日本留学,看到日本人翻译的西方科幻小说,感慨西方人的梦是海底两万里、人上月球,把西方科幻小说介绍到中国。应该说,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这代人,秉持了把科幻作为实现国富民强工具的传统。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后迎来机遇,真正把一种舶来品转化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幻,让它兴旺并扎下根来。  从梁启超、鲁迅到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再到今天的刘慈欣、王晋康、何夕、江波、陈楸帆等,中国科幻实现了薪火相传,并发扬光大。前辈作家倡导的科普型、少儿型和社会型科幻,今天正在全面发展。从去年底到今年,科幻界重新提出振兴科普型科幻;少儿科幻方面,则新设少儿科幻星云奖,并由南方科技大学首次推出科幻的初中高级教程,另有一批少儿科幻集中出版;科幻现实主义在创作中得到很好的体现,大量新作涌现,延续中国科幻关注国家、关注社会、关注科技和关注未来的传统。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02日 20 版)